当我大夏天蹲在肯德基门口,舔着新出的彩豆甜筒躲避日头的时候,抬起头无意间看到路过的沈屾。她没有打遮阳伞,也没有刻意躲避毒辣的日头,依旧背着鼓鼓囊囊的大书包,脸上有油光,额上有痘痘。她偏过头看了我一眼,没有停步。眼神很平静,就像看一个路人。却看得我心惊。或许是我心虚。人家可能根本不知道我是哪根葱。但我却感觉自己抢了人家的甜筒,还笑嘻嘻地蹲在墙角舔得正欢。后来才知道她去上补课班。——最好的我们

热度: 904℃   | 标签:最好的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