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三的时候每次考试结束,我们班同学都会在她面前起哄说她是振华苗子。我们自然没有恶意,可是中考前最后一次模考之后,她却因为这个玩笑而大发脾气。不少人因此而觉得她无理取闹,不识抬举,矫情……所有的词汇像不散的烟云在女厕所的上空飘啊飘。我站在隔板边上听着她们愤愤不平,却不敢说出那句“其实我理解她”。对,我的确理解她。我们不负责任地用几句轻飘飘的赞许将人家捧得高高的,但是万一摔下来,谁也不会去接住她。后来跟我爸说起这件事,我爸非常马后炮地评价道,耿耿啊,你那时候就具备了考上振华的心理条件了。你能从振华苗子的角度来考虑问题,很好。你他妈放屁……我突然想起他是我爸,不是我同桌,连忙把同学间的口头禅憋进肚子里。——最好的我们

热度: 657℃   | 标签:最好的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