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这一切可能只是错觉。身影,很快又化为幻影。可能得等到刀子插得更深、更多次,女人才惊觉:原来生命从来不该寄托于他人身上。这一刻他拉你的手,下一次他转身而去,一切本来都会“过去”。说得更坦白,除非你“命好”“短寿”;女人即使找到一位终老的伴侣,有一方也会先行离去。生命中出现的一切,都不算拥有,一切只是时间的长短,一切皆是惘然。

热度: 277℃   | 标签:我心温柔自有力量